两个人忘乎所以的高谈阔论一直到房东在楼上咚咚的敲然后大声说话才得以被制止,大概这就叫得意忘形吧。
[2002年9月9日]
牵牛花在无名的园子里绚丽绽放,我管它叫喇叭花,不为别的,就因为从小就这么称呼它。满栅栏的绿,把它的艳丽衬托的一览无遗,我喜欢这小小的生命,虽然很短暂,但是很灿烂。有歌问花儿为什么那样红,花儿为谁开,我想它只为自己吧,因为只要它自己知道这生命对于它的重要。 周末总是让人昏头昏脑。
[2002年9月8日]
平克。佛罗伊德――《墙》,简洁的封面让我想起了大学的生活。于是毫不犹豫的把它买了下来。 台风终于来了,真好。风声很大,喜欢听这风的声音,那是自然的力量。
[2002年9月7日]
选择在两天的交界点写点什么。 下午3点。走廊尽头的盆景在随风摇曳,告诉我过去看看它,它在那里太寂寞了。阳光透过台风未到的云层艰难的照耀在我的脸上,我想那时候的我的脸一定很美好。人行道的树荫底下两个清洁工在打盹,一定感觉有点乏了,正如我一样。公交车站有几个等车的人,看不清眉目,只能分男女,他们都在忙什么呢?就像有人说的,大家都很忙,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忙,忙着做什么;但如果你不能像他们那样忙碌,你会感觉自己脱离了群体有种被孤立的味道,所以非得让自己很忙,直到不知道自己是谁。 凌晨0点17分,办公室里灯火通明,安静,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我开始两眼发昏,有了想睡觉的先兆。为了明天的不上班,我只能选择晚上不睡觉,非常质朴纯粹的想法。
[2002年9月6日]
早晨的电台同样的热闹。说着城市的流动的亮丽的风景线――汽车,说中国的汽车消费已经走上了个性化的道路,而毕加索则是家庭第一辆车的首选。汽车都取名为毕加索,那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上班的路上拿了本书边走边看,心想可以充分利用时间,让我的心理有点安慰。这阵子很忙,加班是经常的事,于是给自己理由可以不看书。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的一大半,而我的书才看了那么一点点的一点点,绝对的惭愧。 路上有美女若干,我得从不同的角度去欣赏,比如有位同事说的他喜欢看人的鬓发,这对我还是头一回。 公交车上的时间很短,因为住的近,于是很快便到了单位,开始了又一天的重复而没有激情的工作。
[2002年9月5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到第  共857页  
CopyRight © 单色素描2003-2011 浙ICP备11004557号 Email:coon21@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