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阳光灿烂,下了很长时间的雨终于停止。夜晚的天空星星也有些寂寥,窗外公园里有美妙的音乐和灯光,里面的人们翩然起舞,一派歌舞升平的美好景象,江主席他老人家看了一定会大声说好:新年新气象啊。 年终的时候总是应该总结过去展望未来的,自从《新周刊》某年出现了大盘点后,现在媒体就在铺天盖地地大盘点,一点创意都没有。没创意归没创意,我等凡人总得响应一下那些精英们的号召,于是在这个时刻--2002与2003年的交替的时候来个小盘点,数落一下自己半辈子犯过的错误嘉奖一下几十年来的光荣事迹并进行深刻的检讨和反省。 虽然自从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的那天开始就没有又钱过而且现在也没有会爆发的迹象,但从骨子里是个小资情节的严重小女人,想要过一种衣食无忧的资产阶级腐化堕落的生活,同时有着丰富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拥有天底下最纯真的爱情和友情,一生平安又起伏跌宕地如此这般地过完这一辈子。这也许跟很多稍微读过书的女人的想法差不多,这让我感觉有点脸上无光,少了那么一点点的进取精神。 因为没钱所以干脆想过猪一样的生活算了想的不多然后很坦然地过现有的生活。但是我常常不自觉地做让上帝发笑的事情,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让他老人家总是合不拢嘴。 自从上学后,我一直过着非常平淡的日子,除了中学时候由于迟到的原因自己的大名在学校黑板上出现外,其他的时间一例默默无闻,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关于友情对我来说好像有点难,会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而丢失,今年就因为自己的大意而失去一位很好的朋友。对朋友会全心全意,但在有些小节上我不太注意,于是很多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有些东西破了永远都不会恢复原状。如果为了维护原状而小心翼翼的话,那这些东西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味道。关于爱情那就更不用说了,一来长的不好看二来也不会作小鸟伊人状,所以一直以来门庭冷落很没有市场,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傻瓜接手,于是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卖了出去,唯恐后继无人。想来主要是这些年来自己过的太辛苦,一直折腾着自己。于是想安静下来,好好地晒晒太阳。不过所谓的爱情到我手里怎么就没有小说里写的那么浪漫那么具有戏剧性呢,只有象我的父辈一样的过日子。心里还是存在幻想,期待有一天能够真的碰上,哈哈。不过就这样晒晒太阳也不错,其实我是个容易满足的女人。 好像这么多年来过的日子就跟家乡的小溪水一样,说流走就流走了,也不招呼一声,只剩站在岸上的我独自发呆,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有一年老似一年。如果生活在那个年代的话该怎么向组织交代呢,两手空空。女人都有照镜子的爱好,我也不例外,不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总有些不堪入目的感觉,简直就是。都说喜欢写点什么的人多少有点自恋,敢情我也不能免俗。 西元的新年来了就意味着传统的春节就要到了,春节对小时候的我来说是有好吃好穿的对现在的我来说是吃老妈烧的菜坐在太阳底下跟老爸老妈聊聊天跟哥哥姐姐打牌跟小外甥女小侄女玩玩,说句掏心窝的话喜欢回家过年的感觉。 并非十恶不赦,这过去的半辈子也只能数落如此多的好处了,等明年再反省吧:)听说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2003年1月1日]
其实我很乐意自己开心地过日子,没心没肺地过。 站在温暖的阳光下给远在家乡的爸妈打电话,话语里也充满了温暖,我想他们一定也在阳光下过着温暖的日子。老爸很客气地说谢谢我给家里打电话,我差点就没说“哪里哪里”了,想想有点不好意思。现在他们没什么事情,每天盼着我们回家,等待三个在外地的子女回家过年。我知道我们回家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候,那时候的家才会有热闹的气氛,才是他们想要的家。 淡淡的想念,想念家里的阳光家里的热腾腾的饭菜想念家里多多的人
[2002年12月31日]
太阳终是争气,在2003年来临之前灿烂地笑了。温暖地打在我的脸上,暖洋洋的,我喜欢这样的感觉。这让我想起了在世纪交接的时候南方周末的一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话,让我始终记得:阳光打在你脸上,温暖留在我的心里。 把被子拿到窗台接受冬日阳光的照耀,让阳光打在被子身上,温暖留在我的心里。受太阳照耀的被子带着天底下最美好的味道,阳历除夕之夜,我将闻着最美好的味道做着美丽的梦开始新的一年。
[2002年12月31日]
跟朋友聊天,说着说着就会有抱怨的情绪。他说每个人都应该看到自己好的一面,这样人就会快乐。就像他很快乐,因为他知道他很帅。唉,我总是想要的太多,所以总也不会开心,快乐并不是那么容易。
[2002年12月27日]
冬天到底有它的气质了,即使是微风也让人感觉到那份凌厉。冬天总是带有一些残酷,除了下雪的日子,可惜雪并不总是下,因为这里是多雨的南方,难免会让人失望。冬天还会有温暖的感觉,在昏黄的灯光下与心爱的人相拥而坐,便是温暖。
[2002年12月26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到第  共870页  
CopyRight © 单色素描2003-2011 浙ICP备11004557号 Email:coon21@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