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着自行车上班的时候看到四个不同的女人带着四条不同模样的狗在散步,她们有说有笑,看起来日子过的非常幽闲。看那狗,毛色很纯很干净,就知道卫生工作做的很好。穷苦如我般者看到这种种总会发出诸多感慨:这年头,连狗都不如!
[2002年9月30日]
中午正当我一心一意坐在窗明几净的快餐店里吃饭看报纸的时候,旁边两位的谈话声不时地灌进我耳朵。他们谈着两个人如何相处的问题,一位在咨询,另一位则充当心理医生的角色,分析的头头是道。 有时候也会偶尔充当后者的角色,只是道理谁都懂,只是要寻找一些心理安慰罢了。
[2002年9月29日]
突然想起了那个在遥远的北方的小房间,只有一个小天窗的胡同里的房间。 秋末冬初的北方仿佛一瞬间,马上转到了冬天。
[2002年9月28日]
晚上的教室灯火通明,看起来很温暖、安全。我喜欢那种感觉。 诺大的教室没有太多的人,说明学生还是比较忙的,忙于自己的事情。对我来说这是件好事,如果有很多的人,那我就没地方可以去了。走进教室的一刹那,心里着实没有底,想着是不是这个教室等会要上课,想着是不是有人会很不喜欢其他人到他们的教室占用他们的位置。所有的一切都因为自己已经早早的不属于这个地方。
[2002年9月27日]
有时候朋友适合怀念。 多年以前的朋友很久没有联系,偶尔的联系会让人觉得很尴尬。以为自己还是那个时候的自己,以为朋友还是那个时候的朋友,说的一些话终究有些苍白,于是把所有关于那个时候的美好点滴减去了一点点的色彩,就这么一点点就够了,足以让人心情沮丧。
[2002年9月26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到第  共870页  
CopyRight © 单色素描2003-2011 浙ICP备11004557号 Email:coon21@hot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