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在两天的交界点写点什么。 下午3点。走廊尽头的盆景在随风摇曳,告诉我过去看看它,它在那里太寂寞了。阳光透过台风未到的云层艰难的照耀在我的脸上,我想那时候的我的脸一定很美好。人行道的树荫底下两个清洁工在打盹,一定感觉有点乏了,正如我一样。公交车站有几个等车的人,看不清眉目,只能分男女,他们都在忙什么呢?就像有人说的,大家都很忙,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忙,忙着做什么;但如果你不能像他们那样忙碌,你会感觉自己脱离了群体有种被孤立的味道,所以非得让自己很忙,直到不知道自己是谁。 凌晨0点17分,办公室里灯火通明,安静,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我开始两眼发昏,有了想睡觉的先兆。为了明天的不上班,我只能选择晚上不睡觉,非常质朴纯粹的想法。
[2002年9月6日]
早晨的电台同样的热闹。说着城市的流动的亮丽的风景线――汽车,说中国的汽车消费已经走上了个性化的道路,而毕加索则是家庭第一辆车的首选。汽车都取名为毕加索,那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上班的路上拿了本书边走边看,心想可以充分利用时间,让我的心理有点安慰。这阵子很忙,加班是经常的事,于是给自己理由可以不看书。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的一大半,而我的书才看了那么一点点的一点点,绝对的惭愧。 路上有美女若干,我得从不同的角度去欣赏,比如有位同事说的他喜欢看人的鬓发,这对我还是头一回。 公交车上的时间很短,因为住的近,于是很快便到了单位,开始了又一天的重复而没有激情的工作。
[2002年9月5日]
这年头流行郁闷,碰到谁都说自己郁闷。好像从来都没有人能够真的很开心很快乐,真是的。
[2002年9月3日]
听说台风要来,看着窗外发呆,盼着它能够早点到来。好像很久没有遭遇过台风了,有些想念。其实想念的是儿时的甜蜜,那些台风天带给我的安静和灰色。 用透明的矿泉水的瓶子里养了一棵草,跟兰花很像。每天只要有水就可以了,很好养活,而且活的很好。说的好听点是有很强的生命力,说的难听点是贱。
[2002年8月30日]
在老式的公交车上,我第一次看到了真是的鹦鹉,很漂亮的白色羽毛。 它趾高气昂的站在车上的扶手上,一脸无辜。看着它的嘴巴,有些怪怪的,不知该如何去形容。听人说鹦鹉的舌头跟人的舌头有些相似,所以它会发出人的声音。 不经意间看到手机突然关机,不知什么原因。我想,一个人的死去也应该这样,很安静的,突然的。
[2002年8月28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到第  共868页  
CopyRight © 单色素描2003-2011 浙ICP备11004557号 Email:coon21@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