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路上,一个小男孩坐在父亲的电动车后面,不停地往地上看,一会往左一会转右,一路没有停过。他一定觉得这飞快移动的路面很有意思。 气象预报说这两天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而且雨量还是中到大,却不料现在太阳出来了。窗外永远是那么一栋建筑,由于透视原因房顶的水平线已成了垂直的,标准的几何形看起来毫无生气。还有就是一小块狭窄的天空,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色彩,因为下雨的缘故。 路上碰到满担的仙人掌,于是捧了一盆回去。阳台上已经有很多活物,加上这个看起来更是满眼的活力。我愿意自己住的地方看起来象个家,所以会用心去经营。
[2003年5月13日]
下雨的街头,有一群人围着看一个嘴角流血的年轻人,他被他同伴拉扯着,以保证不让他再出去挨揍。这有点象电影里的镜头。原来电影的取材来自于现实,怪不得早有艺术理论家说艺术来自生活,当然后面还有一句是艺术高于生活,这个就得仁者见仁了。
[2003年5月12日]
星期天的早晨,蹲在一条小凳子上把早饭给解决了。现在知道电视里为什么有人喜欢蹲着吃东西了,因为这样让人感觉很自由,没有半点的拘束。 这个社区属于老社区,看里面的树就知道。树底下有人在大声地说着话,他们听起来象是多年的邻居,说着一些没有重点的话,透着亲切。我知道我开始逐渐地注意这里的人和这个地方了,也开始有点喜欢这里了,因为这里有新社区所没有的人情味。 电视里还在寻找那两位曾经载过那个SARS病人的三轮车夫,已经有整整四天了。他们可能看到了,但是不想跟疾控中心联系,因为如果这么做的话,一来他们的生活来源就要被切断,二来可能他们家人暂时居住的地方可能也会被取消,因为他们并不属于这个城市,这个社会就是这么残酷。
[2003年5月11日]
周末并没有跟我预想的一样有灿烂的阳光,于是懒懒地起床。楼下的大妈们坐在院子里很悠闲地拆着毛线,她们即将开始新的创造——把旧毛衣变成新毛衣。这让我依稀想起了妈妈,只有妈妈才会这样。记得小时候她叫我给她当线转子,我总是不太愿意,因为那活儿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完成得了的,又单调又无聊。小朋友骑着大小不一色彩漂亮的自行车在社区里转来转去,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 请了一位朋友来家里玩,这个暂时属于自己的小窝里很少有人光临,高兴。 难得的休息天,看了一下午的电视,吃了一下午乱七八糟的零食,吃得整个人都昏头涨脑,看得人稀里糊涂,尽兴。
[2003年5月10日]
早上一来就听到关于隔离的消息:某君对着大伙说他们同事都被隔离了,怎么就他还好好的没有人来隔离他?可想其盼望隔离之心切切。 阳光灿烂的早晨凉风习习,大街上的人们丝毫没有SARS的痕迹,公交车照坐,饭照吃。看到戴口罩的人都会有刺眼的感觉,因为很少有人戴。前段时间的紧张气氛已经消失,感觉有些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潜藏着危险。 趁着这大好时光,于是在工作间隙走到走廊尽头的阳台,让太阳晒得自己暖洋洋的。呵呵~算是杀菌吧同时也透透气让眼睛休息休息,好像一天到晚对着电脑眼睛真有些吃不消。看着下面的人们走来走去,还有很多车子停着,其中有一辆里面有瓶矿泉水,它也晒着太阳,等那主人回去的时候那瓶水一定还是热的。 明天就是周末了,该会是个好天气吧,好好晒晒太阳。
[2003年5月9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到第  共904页  
CopyRight © 单色素描2003-2020 浙ICP备11004557号 Email:coon21@hotmail.com